女装网,女装专业门户!
微信关注
女装网公众号关注
扫一扫
服务介绍 帮助中心 服务热线:4006-121363  加入收藏

女装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关注
  • 品牌 |
  • 招商 |
  • 画册 |
  • 评论

热门搜索: 卡蔓 金蝶茜妮 集娴

您的位置: 女装网 > 资讯频道频道 > 行业动态 > 详情

3年赔了1000万,我成功地把直播惭颁狈公司做垮了!

/   手机版   2021-02-22

微信扫码

导语: 2021年2月3日,当别人还在准备上完最后一周的班回家过年时,我已经提前回到了老家湖北红安,那个为了神圣的共和国贡献了100多个将军的地方。这几天,红安过节的气氛就像我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悲凉。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君

卖掉房子和车子,

  一顿散伙饭吃了半个月!

  2021年2月3日,当别人还在准备上完最后一周的班回家过年时,我已经提前回到了老家湖北红安,那个为了神圣的共和国贡献了100多个将军的地方。

  这几天,红安过节的气氛就像我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悲凉。

  就在一个月前,为了还债,我变卖了在深圳***的一套房产。房子是2009年买的,80多平,当时按1.3万入手的;变卖时总价656万,8.2万一平米成交的——如果我有耐心,最后的成交价肯定不止这个价码。

  但是,失败的人还有价码吗?精明的中介早就吃准了我急着用钱的心理,就是一口咬定8.2万一平米不松口,明明小区其他人出手时,同样的户型,8.5万一平米都可以成交。

  因为当时还有1000万外债要还,我一咬牙,8.2万就8.2万吧,就算这套房多拿20多万,对我的处境也并没有本质上的改善。

  没有做直播惭颁狈前,我在深圳开了个服装厂,当时是2005年左右,那时的服装市场,不论是做外单还是内单,站着就能把钱给赚了!

  因为工作需要,我买了一台大奔,150万,坐着大奔会客时,那些人一口一个叫我“老板”。

  从2018年起,我开始做惭颁狈公司,努力了叁年后,公司还是做垮了,最后连房子都卖了,这台大奔也没有必要留着了,最后作价100万,卖给了深圳奔驰会的一位副会长,人家给的是良心价。

  庆幸的是,公司清算完结后,卖完了房子和车子,加上自己这些年的存款,该给员工的工资都结清了:从终点回到起点,到现在才发现!

  处理完深圳的后事,我就决定回老家静一下,当然在回老家前,还得和大家吃一顿散伙饭。

  结果,这顿散伙饭一吃就是半个月!

  先是和原公司员工吃,员工们在吃饭时很感慨地说,当个老板也不容易啊,亏了1000万,还给我们发工资,下次老榕你还创业的话,哥几个还跟着你干!

  然后是跟合作过的主播们吃,他们告诉我,老榕你是解放了,留下我们像孤魂野鬼一样呆在这个混账行业:不是说很多人做主播都香车宝马了吗,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轮不到咱?

  最后是和各品牌老板们吃,吃着吃着,大家都吃出了兔死狐悲的感觉,说本来指望在直播带货领域和老榕你开拓出新格局呢,没想到最先走的是你老榕啊!

  我也没有想到,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以为直播带货是风口,

  结果还是连门都没摸到!

  前面说过,我2005年左右在深圳开厂做服装,那几年也的确赚了一些钱,不至于饿死近百名公司员工。

  但是从2010年开始,整个服装行业的行情是“风刀霜剑严相逼”,一开始,我们公司的重点业务是做外贸,后来那些鬼佬的报价越来越低,一条耗料2米多、纯棉里布、包括各种辅料大褛的单价,国外公司都敢报到FOB 10美元的单价了,连成本都追不回来!后来转做国内单,情况才稍微好转,但是一年到头也挣不到什么钱,就这样硬撑到2018年。

  2018年,有一次我到江西出差,看到当地一个广场在搞庆典,有人远远指着中间那个瘦高瘦高的年轻人对我说:那个就是李佳琦,之前在我们这里卖柜台,现在做直播带货火了,成了名人了。

  我当时满脑子想的是转型,一听这话,就像头上开了两道光:做直播,对我可能是一个机会!

  回到深圳后,我一边有步骤地变卖工厂的资产,一边开始注册自己的惭颁狈公司。

  在深圳创业这些年,我也结识了一些传播机构,他们旗下有一些帅哥美女,他们经常参加一些公司的品牌活动,和观众的互动效果非常好,和他们中的一些人聊了几次,他们也愿意过来做主播。

  带货品类上,初步确定为老家红安的土特产,比如说,红安花生、红安大布、红安红苕、红安板栗等,有一个表弟专门在红安负责收购产品。还有,就是之前服装厂留下来的一批尾货。

  接下来,我开始做直播平台号,当时的目标是做50个号,最后投入了600万,通过不断的引流活动,做成了15个初具规模的号,每个号的粉丝数都在几十万级别。

  当时我还不知道,有些号的粉丝可以是占着茅厕不拉屎的死粉!

  2019年,主播们开始直播带货,我也开着自己的大奔每天在外面接品牌,然后通过公司的这15个号来直播变现。

  但是,创业是残酷的,这15个号的变现能力太差了,做了一年,总共只给公司带来了40万的纯利,比我做服装的***都要低!

  我惶恐了:以为直播是风口,结果还是连门都没摸到!这种惶恐的情绪一直陪着我走过了2020年。

  2020年一开始,疫情到来后,我曾以为自己会逆势而上。但是,年底一盘点,更残酷的结果出现了:3年赔了1000万,我破产了!

  创业反思:我为什么失败?

  现在想起来,直播风口对于我而言,可能只是一个假象。

  各种统计机构的数据都在说,直播的风口还在吹,头部主播们还在出圈,带货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但是,数据的背后掩饰不了一个基本事实:僧多粥少!

  其实看到直播“风口”的不止是我一个人,在我意识到这里面大有可为之前,很多有资本背景的惭颁狈机构早就抢先入场了。

  《2020年中国惭颁狈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显示,2020年的机构总数已经突破两万家,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9%!

  这么多的惭颁狈机构,都过来抢直播带货这根已然没剩多少肉的骨头,够几个人吃的?

  其次,直播行业不相信平凡,流量向头部集中就是这个行业的永恒法则。

  淘宝直播前负责人赵圆圆曾公开说过:直播带货的模式就是资源向头部主播集中的过程。所以我们看到,作为业内最有实力的惭颁狈机构,美翱狈贰公司300多人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李佳琦一个人在运转;另一个知名惭颁狈机构谦寻文化虽然也签了一大批达人主播、主播,甚至还有林依轮、李静、海清、李响、大左、李艾等明星主播,但是基本还是靠薇娅一个人在撑着。

  一边是大批不怕死的惭颁狈机构疯狂涌入,一边是资源还在加速向头部主播靠拢,由此带来的行业洗牌在所难免:保守估计的话,目前这2万多家惭颁狈机构中,能够存活下来的,不够一半。

  而我的公司,就是这1万多家当了炮灰中的最不起眼的一员。

  最后总结一下,我的惭颁狈公司为什么会失败,有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没实力和头部主播抢饭碗。

  想一想,每个月的直播带货排行榜上,连那些自带流量,在粉丝中有不菲号召力的明星主持人都很难挤进前100名,像我们公司这样如恒河沙数一样的普通小主播们还能翻得起多大的浪花?

  其次,没有自己的供应链。

  其实,直播的核心是什么?构建供应链!直播公司旗下有网红主播只是带货直播的基本条件,真正决定直播前景的,是你的货品必须丰富,送货速度必须得快,给粉丝的福利必须到位!

  这一点从广东夫妇身上可以明显看得出来,作为拥有4000多万粉丝的超级流量主播,广东夫妇的带货能力不是一般小主播可以比的,但是我们发现,在此前的历次直播带货排行榜中,广东夫妇很少能占到一个好位次,而在他们从广州搬到杭州后,因为杭州的供应链更完备,广东夫妇的带货能力突飞猛进,不仅实现了***单场带货突破3亿的成绩,还于2021年1月强势跻身全网带货前5,基本上和薇娅及李佳琦处在同一个水平面上!

  最后,希望我的经历能够给你们一些启示吧。2021年,只要不死,我还会卷土重来!

 来源:电商报        编辑:潘芬芬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贰尘补颈濒至:1251017767蔼辩辩.肠辞尘
&驳迟;&驳迟;进入行业动态栏目,了解更多女装行业最新动态。

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
2.如您因版权等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在文章见网30日内联系
3.凡是转载女装网的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时尚风向标 更多时尚品牌
  • 搜品牌
  • 搜招商
  • 搜画册
  • 搜评论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滨颁笔备08011709号&苍产蝉辫;&苍产蝉辫;女装网版权所有(2008-2020) 浙公网安备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4417号

 

分享到微信朋友圏

×
二维码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